通化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1万台劳在澳打拼清华高材生当屠夫淘金

发布时间:2019-11-29 05:00:32 编辑:笔名

  1万台劳在澳打拼 清华高材生当屠夫淘金

  摘要:  根据台湾《今周刊》报道,目前有逾13000名台湾年轻人正在澳洲打工,他们中或许有人是为了体验人生、旅游观光,或者学习语言。但一位毕业于清华大学经济系、以台劳自居的台湾打工仔直言,他来澳洲只为赚到第一桶金 ...

  根据台湾《今周刊》报道,目前有逾13000名台湾年轻人正在澳洲打工,他们中或许有人是为了体验人生、旅游观光,或者学习语言。但一位毕业于清华大学经济系、以台劳自居的台湾打工仔直言,他来澳洲只为赚到第一桶金,为此他不介意去农场,甚至屠宰场当工人。这位淘金人称,要想在澳洲有钱赚,就得找澳洲人不愿意干的活。 这位来自台湾、现年27岁的男子(以下称A君)称,他曾在台湾工作过两年,当银行理专,虽然工作时间很长,但是却存不了多少钱。在三十几万(台币)学贷压力以及渴望能挣到第一桶金的驱使下,他来到了澳洲,目前在阿德雷德的一个屠宰场从事将冷冻羊肉去皮的工作。从下午两点半到午夜十二点的九个半小时的工作时间里,他每隔两小时能休息一次,第一次十分钟,第二次二十分钟,第三次(大约是晚上九点)有三十分钟可以吃自己在家简单准备的便当。A君称,这个工厂约有600名员工,其中逾150人来自台湾。 想要有钱赚 得专注在“澳洲人不愿做”的工作 A君称,虽然他并不知道在澳洲打工的其他台湾人的想法,但他身边的台湾朋友都抱着和他一样的想法,“在这里认分地出卖劳力两年,然后带着两百万元回家。”他的时薪为19澳元,周薪为800澳元。但是要想每年存百万元 (台币, 1澳币=30台币),就得“一直有钱赚”。而要“一直有钱赚”,就得专注在“多数澳洲人不愿做”的工作上。 A君提起了5个月前被炒的经历,那时他刚来到澳洲,很快就在一家饭馆找到侍应生的工作,但3天后就被老板以英文不够好炒掉了,事实却是一个澳洲本地小伙子取代了他。这件事让他很快明白了一个道理:“被归类为第一级产业的农林渔牧业,才是我们台劳的金饭碗。这些产业的工作机会多半劳苦,所以很缺工,难怪澳洲政府说,必须至少要有三个月的第一级产业资历,才能申请打工度假签证延长一年。” 认清前路后还得熬得住。A君称,农场工人除了劳身外,还很劳心,“因为工作地点和内容并不固定,搞得我每天都在充满不安的心情之中起床:今天是要拔葱?整地?或者是要除草?今天的农场主人不知道脾气怎样?”因此,虽然刚开始在屠宰场工作曾被恶心到吃不下饭,但相比之下他仍是更喜欢这份工作。 遭歧视是台劳必修的锻炼课 说到歧视,在澳洲的台劳,接受歧视是必经的修炼。A君称,歧视形式数不胜数:有些台湾来的女孩子遭工头咸猪手;有人被恶意积欠薪水、被围殴;有的则被称作“黄猴子”。而他自己则曾被一群乱叫乱嚷的小鬼头丢罐子。他称,“澳洲人爱喝酒,所以每到周五晚上,我们这种黄色面孔最容易成为酒醉年轻人的戏弄对象。” 漂泊异乡都只为那点钱 A君还称,台湾的人均GDP差不多只有澳洲的三成,而泰国的人均GDP也正好是台湾的三成。这样的数据让他一下子看清了自己的处境,“我们来澳洲当台劳,其实就象是泰国人到台湾当泰劳。难怪,在澳洲打工的年轻人固然来自世界各地,但这几年人数增加最快的就属台湾;我又惊觉,原来,澳洲人眼里的台劳,其实就象是台湾人眼里的泰劳。”

军事
证券
菜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