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化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两国企巨头撕破脸上药单独定价权惹争端

发布时间:2019-11-24 00:36:51 编辑:笔名

两国企巨头撕破脸 上药单独定价权惹争端

生意社05月31日讯

准备好了香槟礼炮,所有高管齐聚香港,准备为上市庆贺,但他们等来的却是一纸举报信。 5月16日,安徽华源医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 安徽华源 )向港交所及香港证监会寄出针对上海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 上海医药 ,,)的举报信。4天后,上海医药在香港交易所主板挂牌上市,首日上市盘中一度破发,最终以发行价报收。 上海医药与安徽华源,这两个分别由中央和地方国资委管辖的两家国企 医药巨无霸 ,又是从前的合作伙伴,竟然选择在前者上市前夕 撕破脸皮 ,着实让人大跌眼镜。 无奈的举报 安徽华源向港交所及香港证监会爆出了 猛料 :上海医药旗下的上海新先锋药业有限公司(下称 上海新先锋 )与其经销商上海新先锋华康医药有限公司(下称 上海华康 )涉嫌虚报原料来源、产品存在严重质量问题、旗下公司财产遭冻结等等。 举报信中称,上海新先锋及上海华康生产的一款药品声称原料来自日本,却一直未能提供相关文件, 有理由怀疑这些原材料是冒充日本进口 。 据悉,举报信中提到的 一款药品 是指头孢替安,属第二代头孢菌素中的代表品种,最初来源于日本武田制药的研发成果,现为上海新先锋的仿制药。 同时, 该产品多次接到投诉,出现严重质量问题 。安徽华源法务部负责人李利称,今年2月, 安徽华源接到了药品的不良反应反馈,具体表现为患者阳性反应增多,促使我们直接做出了停止进货的决定。 另外,作为该产品总经销商的安徽华源,因与上海新先锋及上海华康协商调价未果,已经向安徽法院提出诉讼,并已在上月由法院冻结两家公司合共3946万元人民币的财产及银行账户。 安徽华源法务部负责人李利解释说,选择上市前举报 出于无奈 , 我们希望通过施压解决问题。 无关 与 反咬 5月18日,上海医药紧急召开会议,对外公布消息, 上海新先锋和上海华康并不在上市公司的业务和资产之列,两家公司与上海医药只是托管关系,不会对上市公司利润造成影响。 同日,上海医药副总葛剑秋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表示,上海新先锋和上海华康的问题 属于抗生素业务部门的遗留问题,上药此前一直未将这两块资产注入上市公司 。上海新先锋与安徽华源的矛盾 就是从上药清理抗生素业务开始的,安徽华源选择在这一时机向港交所举报,是明显恶意的行为 。 那么,上海新先锋因为未在上市资产之列,就与上海医药无关吗? 据公开报道,上海医药集团董事长吕明方曾表示,有计划在今年6月将上海新先锋并入上市公司。 根据上海医药在A股市场公告披露的财务数据显示,截至2010年三季度末,上海新先锋总资产为235491万元,营业收入为138902万元,但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则仅有724.33万元。2009年,这一数字为863万元,2008年则是亏损12922万元。 对于上海新先锋的分量,业内共识是该公司的营收能力不容小觑,尤其是其研发和生产抗生素的实力将成为上海医药的重要力量。 不过,在上市关头,一身 官司 的上海新先锋却被上海医药 保持了距离 。葛剑秋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 这块资产存在历史遗留问题,其公司治理和财务还不符合标准,所以没有被装进上市公司,今后是否会被装进来要看进一步考察的结果。 更 反转 的情节是,陷入 举报门 的上海医药竟 反咬 了安徽华源一口。 据公开报道,上药高层 揭底 安徽华源是 私人大包商的集合,是全中国医药流通潜规则最集中的企业 。该人士称, 安徽华源旗下聚集着几百家私人 药贩子 ,由安徽华源出借牌照,收取管理费,是圈内最大的 过票 公司。 不具备相关认证资格和管理能力。 李利对此很愤怒: 这是公司独特的管理模式,是得到政府部门认可和赞许的经营方式,安徽华源有当地最大的仓库和物流中心,每天购进最少两千万,最多七八千万的药品,一天进出药品一个多亿,怎么可能是 过票 公司呢? 破碎的合作 两家医药巨擘恩怨情仇绵延七年,都是为了这头孢替安。 2002年8月,上海新先锋获得了注射用盐酸头孢替安的首个批文,并从日本引进药品原材料开始在国内制作仿制药销售,由于药效良好,且为 独家生产 ,所以一度称霸市场。 2004年9月,安徽华源与上海新先锋首次 亲密合作 ,签下《头孢替安总经销协议》,期限为5年。按照协议,安徽华源将以 全国总代理 的身份销售上海新先锋全部规格的头孢替安产品。 合作初始,双方皆大欢喜,两年时间安徽华源就销售了190万支头孢替安产品,是之前上海新先锋销售量的27倍。 2006年8月,上海新先锋因其 原材料来源于日本 ,从而拿到了国家发改委授予的 独家定价权 ,头孢替安产品的价格一夜疯涨,每瓶售价从17元涨到99.5元的 天价 。 眼看着点石成金的神话在自己身上上演,安徽华源激动不已。但是,负责研发生产的上海新先锋将经销权交给了同由上海医药控股的上海华康,而上海华康又把全国经销总代理交给了北京华氏公司。北京华氏公司是一家注册资金仅100万元且无药品经营资格的公司。时任上海新先锋董事长的吴建文却与北京华氏公司签订了关于头孢替安的《产品委托加工和总代理协议书》(2010年8月,吴建文因涉嫌贪污挪用公款落马;今年,就在上海医药上市几天后,吴建文受审)。 2008年9月,安徽华源与上海新先锋对簿公堂,提出了3946万元的索赔,由上海新先锋和相关的上海华康公司支付。经一审和重审,安徽华源胜诉,且有随时追讨的权利。 不过,到了2010年1月,破碎的 合作 出现了新转机,安徽华源以放弃赔偿金为代价获得了与上海新先锋续签五年头孢替安总经销协议的机会。在当时看来,这是一个 双赢 的选择。 还未尝到甜头的安徽华源却又遇危机。2011年,市场大变,国内已经有14个头孢替安制剂批号,哈药和浙江永宁药业也获得了生产头孢替安原料药的资格。同年3月,国家发改委发布降价令,将新先锋公司生产的头孢替安零售价降到了53.4元。巨额利润成为了泡沫。更让安徽华源头疼的是,上海新医药再次拿出了 单独定价权 的 杀手锏 ,拒绝发改委和各省的多次降价要求,成为 高价不倒翁 。于是,在同类产品一片 低价竞争 的局势下,安徽华源成为风箱里的那只老鼠。 上游依然坚挺,下游难以为继。 这次降价让安徽华源吃不消,根据双方此前的约定,上海新先锋应降低其供应价,但他们却拒不让步,其他企业的头孢替安以价格优势迅速占领了市场。上海新先锋的头孢替安终于卖不动了。 李利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安徽华源多次找上海新先锋协商,希望能够降低供货价,但 他们一直不同意,还希望维持单独定价,但又拿不出日本原料进口的证明 。 李利认为,上海新先锋让作为代理商的安徽华源承接了极高的风险。而且,据李利了解, 上海新先锋从日本购进原料的《进口原料注册证》早在2009年就已过期,他们凭什么在 单独定价 ? 眼看着上药集团上市在即,安徽华源决定冒险一搏,于是诞生了这份引起围观无数的 举报信 。 单独定价权 2004年4月1日,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进一步改进药品单独定价政策的通知》,其中提出上海新先锋的注射用盐酸头孢替安产品等18种药品的单独定价方案和最高零售价格指导意见。 单独定价权 的目的是为了 体现药品质量和疗效差异、保持药品合理比价、鼓励新药研发 和 打造品牌药物、着力助优扶强、吸引外资参与 。

经典案例
游戏评测
美股